2014博鳌亚洲论坛年会明天召开 海洋话题成新亮点

时间:2019-07-20
作者:牛倌

  【导读】博鳌亚洲论坛2014年年会明天召开,改革、创新、可持续发展三大主线备受瞩目。经济之声评论:为亚洲新未来释放更多积极信息。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从明天起到4月11日,以“亚洲的新未来,寻找和释放新的发展动力”为主题的博鳌亚洲论坛2014年年会将在海南博鳌召开。今年年会的各项议题主要围绕改革、创新、可持续发展三大主线,共设置30场分论坛、7场闭门会议、7场早/午/晚餐会、6场名人对话、4场圆桌讨论、4场电视辩论,共58场正式讨论。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和十多个国家的元首和政府领导人将出席10日上午的开幕大会。部分领导人将出席并参与10日下午三场分论坛的讨论,并与参会代表互动。另有40多位部长级官员将随参会的各国领导人出席本届年会。

  根据已经公布的信息,多名经济学家将出席本届年会,可谓大腕云集,包括200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菲尔普斯、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迈克尔?斯宾塞、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经济学教授、“末日博士”鲁比尼,还有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原世行高级副行长林毅夫,北京大学教授张维迎等。

  从嘉宾构成看,欧美、亚洲及新兴经济体、中国大陆各占三分之一,初步估算,共有150家财富500强企业的高管出席年会,其中董事长、CEO共50位;执行副总裁或亚太区总裁30位;中国区总裁70位。

  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袁钢明对此评论。

  经济之声:今年博鳌亚洲论坛以"亚洲的新未来,寻找和释放新的发展动力"为主题,去年的主题是"革新、责任、合作:亚洲寻求共同发展"。对比去年,主题设置上为什么要凸显"新未来"?"寻找和释放新的发展动力"反映出当前亚洲经济增长面临哪些不利因素?

  袁钢明:主要还是复苏又出现了一些波折和反复吧,因为亚洲国家它是一个新兴市场经济国家占主体的国家,它和欧美有稍微不一样,那么在对付金融危机冲击的时候采取了一些刺激措施,这些刺激措施对当时的恢复经济起着重要作用,但是以后又产生了一些后遗症。比如说投资规模过大或者金融投资力度过大,或者还有很多的政策过于积极,那么后来以后又出现了美国的QE退出,包括中国在内的一些发展中国家也是自己的政策也做了些调整和退出,那么这样的话,原来的刺激政策所产生推升的作用又变成了一种下落的影响,因此出现了一些波折。因此在这个波折困难中,我们就要有一个心理的调整,就是要如何应付刺激政策措施的一些后遗症、一些消极影响来重新走上一个复苏的道路,这是出现一个新的瓶颈。这是我们觉得这次会议主题的设置吧,那么在对付这个问题的时候要考虑一个,我们要释放新的动力,当然这个新的动力在上一次世界经济论坛还有IMF会议中都提出过,还有包括G20会议上都提出过,要重新调整新的增长目标。比如说要在原来的目标上再提高两个百分点,这是G20会议上提出来一个说法,那么可以说这次我们博鳌会议也接过这个说法,所以说要在新的基础上再提出一个新的目标。

  经济之声:今年年会的各场分会将围绕改革、创新、可持续发展三大主线展开,"改革"位列三大主线之首,也是最受关注的关键词之一。本届年会的改革类议题包括全球金融改革、能源格局的变革、欧盟等主要经济体的改革、新兴经济体竞争优势的重塑等等。其中,您最关注哪些改革议题?

  袁钢明:我觉得和这几个词联系在一起是非常重要的,就是它说是改革、创新、可持续发展,实际上就是目标朝向可持续发展,怎样能够实现可持续发展方向的改革是最重要的,那么这个改革中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地方,就是政府政策方面的改革,就是宏观方面的一些改革,那么因为这个涉及到亚洲国家,特别是新兴市场经济国家,前面我提到的一些政策使用方面的问题,那么在这些问题中,整个包括体制方面一些调整,如何进行更加稳定包括刚才您提到的系统金融体制方面的改革,因为这是吸收金融危机冲击之后一些问题。比如说过度投机或者监管不足,或者是稳定性不够这些方面的改革我觉得非常重要。尤其是IMF体制也提出了一些改革,如何创造一种新的、更加稳定的国际金融体制,包括我们说的区域金融体制,或者是国际方面的协调和合作吧,所以我觉得这个改革是非常重要的吧。当然还有一些微观方面的改革,比如说企业创新的改革或者是新兴技术革命的改革也是非常重要的。还有包括一些区域组织方面的合作、协调机制的改革这些都很重要。

  经济之声: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此前的例行记者会上说,博鳌亚洲论坛2014年年会将就当前国际经济金融形势、亚洲财金合作、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区域自贸和多边贸易体制等议题展开深入讨论,同时中方将介绍中国经济当前发展的总体思路和重点举措。对于谋求持续发展的亚洲而言,在经济一体化过程中哪些领域有比较大的增长空间?

  袁钢明:这个和以前稍微有一点调整,因为在刺激金融经济回升的过程中,很多新兴市场经济还包括中国,主要中国在内,就是采取了大规模投资的措施,这种措施毕竟当时也起了作用,但是以后还会产生一些问题,就是投资规模过大或者资金压力过大的问题,那么因此还应该更多的把资金使用在民间,更加的多发挥民间和企业的作用,而不是完全过度的依赖政府,这样能够减轻金融的负担,或者是其他方面运行更加灵活一点,我觉得这方面的创新非常重要,而且就包括整个产业的创新,不光是一些大型基础设施,当然中国这方面走在了前头,和别的国家有点不一样,有的国家它还想再加强基础设施投资,但是中国是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要稍微这方面调整要减少一点,那么另外一方面就是在民间,特别是企业还有居民这些新型的消费方面、产业的发展方面非常要注意,就是和整个的基础设施投资要配合,然后包括整个扩大内需、提高居民收入、提高整个新型消费方面要产生一种新的政策效果,这是中国主要的方向。

  经济之声:还有多个海洋话题的设置成为论坛的一个新"亮点"。论坛日程上出现《南海:共赢与合作的创新思路》、《海上丝绸之路与华商经济》等议题,紧扣当下地区发展的主题。对这个变化,我们该如何理解?

  袁钢明:这和整个可以说整个人类社会或者是经济社会发展进入一个新的阶段、新的水平有关,因为海洋资源发展的越来越多,可利用的空间越来越大,那么所以这方面是人类新的一个生存和发展空间。那么这个发展空间前途非常广阔,那么现在各个国家的眼光和目光都投向了这些方面,所以我觉得这个方面也是人类新的一个增长点,不光是我们说的陆地或者是其他一些矿产资源,海洋的开发利用也是一个新的空间,所以这是各个国家协调合作一个新的领域吧。

  经济之声:另外您觉得在全球经济复苏依然存在一定的不确定的背景下,中国如何在亚洲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袁钢明:中国非常重要,因为中国长期以来扮演的,当然不要说世界了,就是说在亚洲也起到了非常重要的火车头的作用,因为中国的增长速度特别的高。那么新的中国经济增长也出现了一些调整,就是它达到了一种,比如说从过去高速增长进入一个中高速增长的阶段,那么这种情况我们仍然速度是很快的,特别是在整个亚洲或者世界复苏出现了反复波折和困难的情况下,那么中国这种中高速或者较高的高速增长仍然起到很重要的作用,特别是在世界贸易波动或者是整个中国拉动世界经济的贸易方面也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所以中国这方面起到的作用一定要在新的增长水平和增长阶段的时候,要起到稳定的作用,保持这种稳定的作用,可持续的增长就能起到很好主要的作用吧。